點擊關閉

有哪些“撞臉”建筑?

話說“天下文章一大抄”。在建筑設計領域,抄方案或美名“借鑒”、“致敬”并不罕見。不顧文脈環境、完完全全的復制令觀者駭然,也令業界鄙視。不過,作為自古就有的學科,許多程式也已固化,同類型建筑常用且流行的元素就那幾種,哪個項目也不能自稱百分百原創。究竟哪些建筑應當被“蓋章”確屬抄襲,哪些只是不謀而合導致"撞臉"?

高郵汪曾祺紀念館 | 同濟大學建筑設計院四院,2020

vs.

桐鄉木心美術館 | OLI Architecture PLLC,2015

汪曾祺紀念館

媒體近日消息,5月18日剛開館的汪曾祺紀念館建筑設計與2015年建成的木心美術館極其相似,引發了廣泛的公眾關注。

木心美術館

外界質疑主要集中在兩點。對此,作為汪曾祺紀念館的設計方,同濟大學建筑設計院四院做了回應。

一是建筑外立面的外墻材料及設計均采用清水混凝土作為建筑材料。

兩個場館均以蛇形旋轉式樓梯連接上下層,展墻則采用清水混凝土材質,并在一側墻面設有黑白簡約風格的大幅畫框來展現紀念作家。

設計方回應,建筑師第一次探訪基地時,現場就已經開始拆遷。廢舊材料令人隱約感受到基地上曾經發生的歷史。“這些舊磚舊瓦舊屋架甚至是石鑿的馬廄里的飲水槽,不都是這塊場地所暗含的基因嗎?何不讓這些基因繼續傳承?”設計團隊決定把現場能用的灰磚與紅磚都運用到“高郵山水圖”鏤空墻,同時,配合素混凝土、青瓦的色彩基調,延續當地民居傳統,體現文學大家的人文底蘊。

二是部分內部設計雷同。

在供讀者閱覽作家作品的圖書館中,兩個場館均采用階梯式設計,讓一旁的藏書區與階梯緊密相連,并利用書架與展板的交錯搭配使整個空間看起來錯落有致。另外,汪曾祺紀念館室內多處玻璃天頂、過道和走廊的設計也與木心美術館十分相仿。

汪曾祺紀念館設計團隊負責人、同濟大學建筑設計院副總建筑師江立敏教授表示,任何建筑都是依據特定的場地、城市、文化來進行設計的。因此文化名人紀念性建筑的室內展陳空間有其共性,“如果僅僅選取某一兩個片段做對比,是不是有斷章取義之嫌?” 

雖然涉嫌抄襲的聲浪巨大,但多數網友和業界人士都保持理性態度,認為憑借部分角度的圖片,就判定建筑屬抄襲,有失公允。

 

除了這兩座引發熱議的公共建筑,國外也有一些建筑被后來者仿效,其中不乏大師作品,以下幾組頗為相似的項目,您怎么看?

 

2

瑞士Jansen Campus鋼鐵塑料公司總部 | 達維德·馬庫洛建筑事務所,2012

vs.

丹佛藝術博物館 | 丹尼爾·里伯斯金建筑事務所,2006

左:瑞士Jansen Campus鋼鐵塑料公司總部,右:丹佛藝術博物館

瑞士Jansen Campus鋼鐵塑料公司總部

Jansen Campus鋼鐵塑料公司總部在天際線上勾勒出獨特的線條,成為連接工業區和老鎮的視覺焦點。項目位于瑞士oberriet,工業園區北端。建筑是由許多各個方向傾斜、大小不同的斜面組成,利用典型的視覺空間平衡。該項目始于三年前的概念設計,并已成為一個區域重要性的現實,代表真正的瑞士產品的質量、設計、工藝、建筑和經濟。建筑符合嚴格Minergie標準:有效地使用能源,減少環境污染,提高建筑用戶生活質量,維護成本等等。

建筑采用了創新科技,包括從未使用過的新的細部裝飾和材料,例如能夠展現結構細節的立面系統以及內部防火玻璃門等。建筑的采暖、通風、照明和能耗都滿足了瑞士“Minergie”標準,意味著在可持續性方面該項目取得了不俗的成績。

Jansen總部建筑的一個主要目標是讓園區成為所有員工激發創意和參與感的場所。工作空間是開放的,每一名員工都有著自己定制的工位。很多家具也是定制的,采用的品牌是Alias和Cappellini。

建筑的幾何形狀使得參觀者和員工都能夠望見外面的景觀。建筑周圍的景觀花園種植了80棵大樹和35種當地代表性的物種。該項目還設置了Jansen藝術收藏品空間,展示國際上現代藝術家的作品。

丹佛藝術博物館 

作為一座21世紀的純現代主義的藝術博物館——丹佛藝術博物館新館的建筑設計及其內部展示設計是結合抽象主義繪畫和解構主義風格視覺表現的成果。丹佛藝術博物館從建筑設計開始到內部展示空間設計的整個過程分析都體現了一名設計者對解構主義建筑構思方法的理解和思考。抽象主義繪畫中點、線、面及色彩的形式與象征性是丹佛藝術博物館建筑設計與展示設計的主要思路。

位于美國科羅拉多州的丹佛藝術博物館是所非盈利性質的藝術機構,創建于19世紀90年代。該藝術博物館最初名為“丹佛藝術家俱樂部”并于1949年開放畫廊,通過保留和展示古典藝術和現當代藝術來鼓勵和啟示落基山區居民的藝術鑒賞能力。該博物館于在20世紀50年代增加了兒童中心,并于1971年建成由意大利建筑師吉奧·龐蒂( Gio Pointi )和丹佛本地詹姆斯·薩德勒聯合建筑公司(James Sudler Associates) 共同設計的“北樓”,“北樓”是座7層建筑總面積達到210,000平方英尺,并在建成后首度實現在該幢建筑容納展示其當時所有藏品。該建筑也成為了這位重要的意大利現代設計大師在全美境內唯一完成的作品。2006年10月,丹佛藝術博物館以弗雷德里克·C·漢密爾頓樓(Frederic C. Hamilton)的完成開放得以再度擴建,此次擔當設計的是丹尼爾·里伯斯金:“崢嶸”的造型是以科羅拉多州綿延壯觀的山脈和巖石,以及丹佛人樂觀開放的個性為設計靈感,象征著落基山區巖石在大自然作用下呈現各種幾何造型的不規則美感也折射出科羅拉州充沛的陽光。

這座總面積達356,000平方英尺的綜合性藝術博物館,收藏涵蓋非洲藝術、美洲印地安藝術、建筑、設計和平面設計、攝影、亞洲藝術、現當代藝術、海洋藝術、前哥倫比亞和西班牙殖民地藝術,歐洲和美國藝術、西美洲藝術和紡織藝術等等。丹佛藝術博物館也因其豐富多樣的藝術展覽及教育活動而躋身全美最重要的藝術博物館之列。

3

利物浦博物館 | 3XN 建筑事務所,2011

vs.

MAXXI羅馬國立21世紀美術館 | 扎哈·哈迪德事務所,2009

左:利物浦博物館,右:MAXXI羅馬國立21世紀美術館

利物浦博物館

新利物浦博物館的問世不僅僅是向世人講述利物浦這座城市作為世界級港口的重要性及其文化的影響力(比如著名的甲殼蟲樂隊)。它同樣將作為當地歷史、居民以及世界各地游客交匯的空間。因此,據建筑師金·赫福斯·尼爾森所說,該建筑的結構功能不僅是一座建筑、一座博物館。

該項目作為英國過去100 年來所建造的最大的國家博物館,坐落于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所收錄的世界遺產地,與聞名世界的利物浦“美惠三女神”建筑樓群相鄰。當著手設計這座全新的利物浦博物館時, 設計師金·赫福斯·尼爾森便充分意識到了他將面臨的巨大挑戰。他說:“這是3XN 建筑師事務所在25 年的歷史中規模最大、最負盛名的項目之一。博物館的設計經歷了一個非常嚴謹縝密的過程,從首先聽取城市居民的意見,到學習城市的歷史,再到理解博物館坐落地的歷史景觀的潛力。”最終設計出的建筑具有充滿動感的底層結構,與港口濱海河道兩旁較高的建筑形成了一種相互致敬般的對話。這種互動有利于創造現代和活躍的城市空間。設計還不禁讓人聯想到曾經一度在海港盛行的貿易船只,而建筑外立面的凸紋圖案也重新詮釋了“美惠三女神”的歷史建筑細節。巨型山墻狀窗戶向著城市和港口開放,象征性地將歷史引入博物館,同時允許外部好奇者的窺探。

博物館坐落在利物浦市中心的默西河河畔,將發揮樞紐的作用,在空間上聯系港口濱海道與阿爾伯特港(現今坐落著餐館、博物館和各式精品店)。博物館的室外區域提供了戶外座椅,在此可以欣賞河畔美景,為城市環境增添活力的同時,成為本地市民和觀光者交匯相聚之地。項目是通過博物館的中庭被傳承貫徹,雕塑般寬闊的樓梯直通各個展廳,進一步鼓勵了社交活動。所有的這些功能都基于金·赫福斯·尼爾森將博物館作為聯結利物浦的建筑的理念。“博物館在多個層面與城市相聯系,包括物質層面、社交層面以及建筑層面。將博物館創造成為一個實體和象征的連結體從設計之初就已經成為關鍵。我對于建筑在完成時能夠完全踐行這一理念感到十分滿意”。

MAXXI羅馬國立21世紀美術館

規劃設計上,MAXXI根據前軍營區規劃結構而演變出新的水平向的建構關系,使平面布局融合至既有城鎮規劃的結構格狀紋理中。都市紋理演變成迂回的線條,并整合在平面上,因此增加了基地流動性。穿越園區的行人步道設計在上層懸挑展廊的下方,沿著美術館柔順的輪廓滑向另一側的Via Macaccio。參觀者和行人可以透過舒歌MAXXI曲墻上的開口看到室內空間。這些曲墻一方面保護博物館內的展品,另一方面也吸引著參觀者向博物館內移動目光和腳步。

MAXXI設計時,主要概念是將建筑本身視為視覺藝術展覽的中心。室內外的空間特質由橫越過空間的墻以及墻與墻之間彼此的交匯點而被重新定義。同樣的概念被運用于3個樓層之中,特別是在第2層表現的更為復雜——多個空中橋梁串連起展廳和展廊,使空間連續、豐富而不斷變化。

 

4

京都麗思卡爾頓酒店 | 日建設計,2014

vs.

久我山之家 | 筱原一男,1954

左:京都麗思卡爾頓酒店,右:久我山之家

京都麗思卡爾頓酒店

日建設計完成的京都麗思卡爾頓酒店所在的鴨川沿岸一帶,過去曾是平安貴族們為賞東山之月而修建別墅的所在。

這里曾是平安貴族們賞東山之月的地方,而東山風景也正是京都文化的心臟所在。所以我們希望客人也能感受到此地獨有的傳統文化,能欣賞到隨時間流逝而變化萬千的東山風景。為此,我們將面對鴨川長達130m的地上建筑部分全部做成客房,并盡最大可能設置整片玻璃的大窗。通過將所有的宴會廳、餐廳和泳池等設施設在地下,得以在嚴格的高度限制內完成了整座建筑。

該建筑通過將整體控制在一個較低的高度,從而實現了京都式的人性化尺度。即便在同一個日本,卻是東京或大阪所沒有的尺度感,這也是京都風格的體現。

久我山之家

回溯五十年,京都麗思希爾頓設計與1954年建成的久我山之家在細部設計上頗為相似。該小型住宅是筱原一男的第一個作品,靈感來自桂離宮,頗具“日本特色”,他由對傳統住宅的熱衷而創造出一種有象征性的空間,在空間布局上,基本上堅持了“分割(divisional)”方法,筱原稱其源自日本傳統。

 

5

鹿特丹ROC Mondriaan Laak 二號大樓 | LIAG, 2011

vs.

麻省理工學院學生宿舍 | 斯蒂文·霍爾建筑事務所,2002

左:鹿特丹ROC Mondriaan Laak 二號大樓,右:麻省理工學院學生宿舍

鹿特丹ROC Mondriaan Laak 二號大樓

建筑形成了強大而豐富多彩的蒙德里安式Leeghwaterplein。從鐵道望去,它形成了ROC Mondriaan的名片。建筑在形成了混凝土網格形立面,采用ROC裝飾顏色。與窗戶結合形成了強烈的整體效果。在從火車站到這一建筑和大型購物中心的一側有一條柱廊。沿著柱廊的玻璃窗讓人可以瞥見學院內部,結合了透明性和櫥窗形成了游覽式的培訓,同時提升了公共安全。

這一完全預制的建筑為德國制造。網格上的方塊形混凝土立面形成學院的顏色。與“隨機”的彩色板塊和窗口圖案一起,外部混凝土重復元素形成了看起來沒有尺度的外觀,一起以及強大的整體。

麻省理工學院學生宿舍

霍爾想創造的是建筑的各種可能性,不受任何形式或風格限制,不主動傳達特殊理念,而是透過材料、質地、光線、色彩、空間等基本要素的多重組構,由使用者直接感受物性的本質。宿舍外墻除了幾個大開口,其余都被方形網格所罩,少數格子填實,大部分都是可開啟的窗戶;窗臺有18吋深,顏色或紅或黃或藍或綠,每個房間有九個窗格。宿舍臨街道,面向學校的大操場。白天,從街道或操場上向宿舍望去,會因為天氣陰晴、光線強弱,和人所在位置的遠近、高低、視角的不同,而有不一樣的視覺感受;天氣晴朗陽光高照時,房子的色彩顯得特別豐富鮮艷充滿活力,但走兩步回頭一看,所有顏色都不見了,只剩一片灰銀,仔細一瞧,是窗框的陰影所致,頓時又讓人覺得沉穩和冷峻。到了夜晚,寢室的燈或開或關,忽明忽暗,有埋首苦讀的,有外出未歸的,又是另外一種多變的景象。

不僅外觀多變,室內的空間更是奇特有趣。不規??則的帶狀樓梯沖破樓板,空間也跟著舞動了起來,有機狀的墻體、天窗所形塑的各種異型空間充滿奇幻色彩,和外墻上硬梆梆的方格形成強烈的對比。其實入口處墻體上的圓洞,和懸挑雨篷上的云狀孔洞,早已暗示著宿舍里頭「別有洞天」。

 

6

東京集合住宅 | 藤本壯介事務所,2010

vs.

德國VitraHaus家居體驗館 | 赫爾佐格&德梅隆建筑工作室,2006

左:東京集合住宅,右:德國VitraHaus家居體驗館

東京集合住宅

這個集合住宅作品位于東京市中心,其中包含五戶業主的家,每戶有兩到三個房間,它們像積木一樣堆積在一起,形成了這個房子奇特的外觀。每戶的房間并不相鄰,而是在樓層上錯開,用戶外的樓梯聯系起來。就如東京這個城市的微縮版,當住戶沿著戶外樓梯拾級而上,仿佛可以感受到房子就是城市,像是有一棟在山腳同時又在山頂的房子。“看不見的東京”因此被塑造出來,建筑師在一個雜亂紛紛的地方造出了一個無線豐富的空間想象。

德國VitraHaus家居體驗館

赫爾佐格德梅隆設計的Vitrahaus巧妙的傳遞出一種“回家”的情感,不僅由于建筑師來自巴塞爾,同樣在于建筑的理念。VitraHaus的設計概念包含了兩個一直出現在Herzog & de Meuron作品中的主題:原型住宅和堆積體量。以“堆疊”,“擠出”,“壓縮”工業化生產般的手法來處理住宅的復雜空間使用。

在Weil am Rhein的這個項目中,由于建筑的主要目的就是展示為家庭設計的家具和器物,設計的概念便強烈地回歸到ur-house(原型住宅)這一主題。這一設計理念從室內功能化要求出發來考量建筑形式,最終又將建筑的風格反應在室內空間中,營造出復雜而多變的空間動線,真正爆發出內外強大的張力。根據室內空間的比例和尺度,這個建筑采用了“家居尺度”這個母題,這樣設計的展廳能夠暗示出熟悉的家居環境體驗。每個獨立的模塊房子都是相同且抽象的,除了少數幾個例外。這些模塊房子只有山墻面是采光的,側墻像是機械沖床處理的外觀效果。它們像積木一樣堆積起這座5層樓,在有些部分,壯觀的懸挑了49英尺。這些房子乍看上去一片混亂,因為它們在空間中創造了獨特的三維體驗。房子外墻涂上了炭色的stucco涂料,使得這個結構和大地更為親切,和周邊的環境也產生了呼應。它像是一個微型的垂直城市,讓VitraHaus展館成為這個園區的標志。

VitraHaus展館長187英尺,寬177英尺,高69.8英尺,比Vitra園區的所有房子都要高。水平延伸是生產類建筑設計的一般套路,這個建筑卻反其道而行之。它向垂直方向發展,占地很少,擁有開闊的視野。在展館里可以看到周圍的風景和整個廠區的情況,同時它也是具有象征意味的,代表了家用系列產品的視野。室內和室外空間在這里相互滲透,直角空間和多邊形空間結合在一起。它們有機組合,在室內創造出一系列特別的空間驚喜——用建筑師的話來說則是“第二世界”,這是很容易讓人產生無限聯想的迷宮空間。在這個五層建筑的通道中,參觀者探索Vitra的家具世界,最后回到了他們開始的起點。

參考:

1

Copycat Architecture: 10 Look-Alike Buildings

https://architizer.com/blog/inspiration/industry/copycat-architecture-10-look-alike-buildings/

2

幾分雷同幾分真誠:汪曾祺紀念館開館,建筑設計被指與木心美術館相似

https://mp.weixin.qq.com/s/lh1W8QqM5hP445ZwsXGJZg

本站申明:網友閱讀本站內容,視為認同本站協議,協議詳情請點擊查看
標簽:相似建筑建筑同質化

發表評論

最新評論

浙江11选五怎么中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