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擊關閉

周榕:中國“第五代”建筑師創作呈現3個趨勢

近五年來,中國建筑舞臺的主力陣容在不知不覺中發生了結構性變化,一批50歲前后的中生代建筑師,愈來愈擔綱起中國建筑創作的主角。筆者對2015至2019年《建筑學報》《世界建筑》《時代建筑》所刊載作品的建筑師做了一個統計,其中發表作品3次及以上的建筑師統計結果如下(見表1)。從表1的統計中可以看出,出生于1966至1975年之間的中生代建筑師作品入選占比,在三大專業期刊中都超過了50%。

表1. “中生代建筑師”入選2015—2019年建筑期刊統計表

表2是近年來作品多次出現在各大專業媒體上的部分“中生代建筑師”名錄。從總體上看,這批建筑師的作品無論在價值取向、問題關切、思想側重、工作領域、技術手段、抑或形式表達上,都與較他們年長十歲左右的前輩建筑師拉開了明顯的距離。

表2. 1966—1975年出生的58位“中生代建筑師”名錄

“廣義消費社會”,意味著全社會傾向于用“消費(行動)”來置換“意義(收儲)”——這里的“消費”,除了指通常意義上的物質消費之外,還意指用“消費”的態度去對待全部的現象世界。“消費”本身,就是“廣義消費社會”的一切意義根源。而“廣義消費社會”的貪婪本性,不僅極大地增加了社會作為消費內容的復雜度,更鞭策整個社會共同體的消費迭代速率不斷提升。“廣義消費社會”的驅動引擎,從烏托邦時代的“計劃型生產”,全面轉向“因緣型消費”,這種“因緣主義”的消費型價值本底,讓“廣義消費社會”徹底走向既往“烏托邦社會”的反面。

顯而易見,具有“全消費、超復雜、高迭代、反烏托邦”等諸多新特征的“廣義消費社會”,相對于傳統上具有高度烏托邦特征的中國社會形成了一種“語境代差”,正是這種“語境代差”,給了原本并無“資源代差”優勢的“第五代”建筑師一個反超“第四代”的歷史性機遇。趁著在“烏托邦敘事”慣性中快樂沖浪的“第四代”們無暇他顧,“第五代”建筑師紛紛搶占在“廣義消費語境”中剛剛露頭的各個建筑學分支陣地,并迅速通過“代差敘事”構筑起微小但卻多元的優勢壁壘。

首先,“廣義消費語境”帶給“第五代”建筑師一個最重要的集體性啟示,就是用建筑帶給人的“消費性”替代所謂“建筑本體”的“意義性”。

20世紀90年代中期張永和提出“基本建筑”概念,其核心思想,就是剝去諸如意識形態、文化傳統、社會因素等附著在建筑上的一切人文性粘連,從而讓建筑的意義回歸到作為抽象存在物的“建筑本體”上。自此之后,所謂的“建筑本體意義”,逐漸成為“第四代”集體追求的新設計范式的價值內核,其地位仿佛不言而喻、不證自明。

或許在“第五代”建筑師看來,“建筑本體”屬于典型超驗性烏托邦思維的虛構產物,寄托于“建筑本體”之上的“意義性”更是局限于狹窄圈層內虛無縹緲的空洞話語。建筑在這個時代的真正價值,是以盡可能多元的方式融入“廣義消費語境”。在此價值共識之下,“第五代”的建筑創作出現如下三種趨勢。

第一種趨勢,是把建筑當作一種高復雜度和細顆粒度的“智識消費品”進行設計。對這種建筑的“消費體驗”,意味著需要付出某種遠超普通“智識分辨率”的認知行動和頭腦運算,近乎一場與建筑師相互博弈的智力游戲。在“第五代”中,柳亦春、李興鋼、張斌、張軻、張利、董功、華黎、祝曉峰、陳屹峰、王方戟、馮路等大批建筑師都可歸入這一“智商型設計”派別。

第二種趨勢,是強調建筑作為一種可消費的存在物,其全方位調動消費者關注度、體驗感和認同性的能力。這樣的設計或者表現為某種反常規的奇觀形式,或者是某種挑逗感官快感的浪漫視覺,或者干脆就作為引爆刷屏的爭議性話題媒介。在這些“設計作為營銷”的擴展型消費操作中,建筑師本人往往也需要成為公眾人物參與并引導建筑的大眾傳播,建筑師與自己的創作一起變成跨界出圈的“公共媒體”。馬巖松、俞挺、馮果川等人,堪稱這類“媒體型建筑師”的代表人物。

第三種趨勢,是對原本就具有強消費屬性的商業建筑進行“消費升級”,為其注入這類建筑中本不常見的“知識含量”和“學術要素”,從而大幅拉升商業建筑吸引更高端消費人群的“產品力”。“第五代”中,這方面的代表性建筑師包括:郝琳、胡如珊、宋照青、陸皓等人。

其次,反烏托邦的“廣義消費語境”,在很大程度上破除了建筑共同體預植在“第五代”頭腦中執著的學科觀念,也打開了他們對現實復雜性的認知視域。面對中國城市化進程中“現代化烏托邦敘事”難以為繼的困境,“第五代”建筑師開始意識到,與其抱著落伍、僵化的“現代化”概念圖景不放,還不如充分借助復雜現實的“生動性”能量,滋養一個豐茂的“現代社會生態”活躍成長。

在培育“現代社會生態”的戰略方向上,“第五代”建筑師兵分兩路:一路在城市中尋找突破口,議題聚焦于如何通過創新型設計組織,讓城市空間成為激活社會活力的公共性觸媒,從而讓城市不僅是“物的現代化”集合,也成為“人的現代化”生態。近年來,在激發城市公共生態活力方面,李虎、黃文菁、章明、張姿、何勍、劉珩、張佳晶、梁井宇等“第五代”建筑師均卓有建樹;另一路則投身“新鄉建”的廣闊天地,致力于開掘鄉村社會的特色化和生動性在地資源,從而探索不同于常規城市化路徑的另類現代化組織邏輯。“第五代”中從事“新鄉建”的代表人物可以列出如下名單:徐甜甜、黃印武、呂品晶、何崴、陳浩如、周凌、彭樂樂。

與此同時,“第五代”中也涌現出一批對“全球化烏托邦”進行批判性拓展敘事實驗的建筑師。其中,既有走“全球本土化”(Glocalization)路線,借助普適化設計范式解決本土特殊在地問題的建筑師:王輝、何健翔、魏浩波、曹曉昕、劉宇揚、李冀、崔光海等人;也有堅持“本土全球化”(Lobalization)路線,從中國傳統園林思想中擷英咀華,然后用當代建筑語言進行獨特表達的董豫贛、童明、葛明等建筑師。

“技術化烏托邦”,是“第四代”建筑師少有介入的陌生領域,而“第五代”則相對有著明顯的年齡優勢。近年來,隨著廣義的技術烏托邦在當代文明中的主導地位持續抬升,越來越多的“第五代”建筑師投身到強調高技術含量的建筑設計熱潮中來。技術從建筑創作中著意添加的神圣化、神秘化、性感化要素,日益轉化為某種迥異于已有建筑范式的全新價值觀法和范式內核。假以時日,這批致力于打造“技術化建筑烏托邦”的“第五代”建筑師,如袁烽、朱競翔、宋曄皓、莊慎、李麟學等人,將有非常大的機會為中國當代建筑學的“迭代躍遷”做出范式級貢獻。

綜前所述,近十年來中國社會從“烏托邦敘事語境”裂變、并向“廣義消費語境”迭代,無形中為“第五代”建筑師提供了獲得多向度“代差優勢”的語境機會,借此難得的歷史機遇,“第五代”通過有意識的“代差敘事”而迅速建立起某種代際識別性,使得這一世代共同體獲得了較為清晰的認知邊界。與此同時,我們必須看到,“第五代”建筑師并不構成一個堅實的內部認同整體,這一共同體內部成員之間的差異大大超過此前任何一個建筑世代的內部差異度。進而我們還必須認識到,“第五代”是一個仍在持續迭代動態中的臨時共同體,當下就斷言這一世代的歷史成就還為時尚早。今天快速而充分的互聯信息流動,已經極大地抹平代際間的知識差距,在可預見的未來,前后建筑世代之間的“代差壁壘”將大概率消失,“代際粘連”和“代際消融”現象已經顯現?;蛟S,中國建筑師的“第五代”將是最后用年齡劃分的一代,這一代的隊伍將隨著后來者的加入而不斷壯大下去。

 

本站申明:網友閱讀本站內容,視為認同本站協議,協議詳情請點擊查看
標簽:建筑評論第五代建筑師清華周榕

發表評論

最新評論

浙江11选五怎么中奖